杰出青年有多重要?2020年“杰青”名单公布后“离职潮”会出现吗?

8月11日,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发布了《2020年度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建议资助项目申请人名单》,共有 300 名学者入选,其中男性 270 人,女性 30 人。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清华大学均有 15 名学者入选,并列高校第一位;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分别有 14 名学者入选,并列第二;上海交通大学以 12 位学者的数量位列第三;复旦大学浙江大学、武汉大学、中山大学和西安交通大学的入选人数进入前十。

01

作为“院士摇篮”含金量高

名单一公布,立刻引起广泛关注,因为据统计,2000年以后当选的60岁以下中科院院士中,获该项目资助者占到68.9%;在目前国家自然科学奖授奖成果中,由获该项目资助者主持或参与的达523项,占比80.6%
因此,国家杰青被誉为“院士摇篮”,它和被称为“小杰青”的国家优秀青年科学基金(简称“优青”)竞争均非常激烈,资助率低于10%
“杰青”和“优青”已经成为中国科技人才梯队最重要的两个台阶,几乎是每一个中青年学者的奋斗目标作为青年基金,两者都有年龄限制。国家“杰青”获得者要求申请者不能超过45岁,国家“优青”申请者要求不能超过38岁(女性不能超过40岁)。

杰青基金设立于1994年,是经时任总理李鹏同志批准设立、用于培养造就拔尖人才的专项基金。申请人年龄不超过45周岁,资助期限5年,每年固定资助200项。评审中重点考察申请人已取得成果的创新性和科学价值,同时也考察拟开展研究工作的创新性构思和研究内容。

02

名单公布后的“暗流涌动”


凭借科学精准的定位和公平公正的遴选,杰青基金在基础研究人才培养中发挥出了越来越大的作用,在科技界赢得了良好声誉。作为“院士摇篮”,尽管它不是头衔,也不是荣誉称号,但许多单位在一些评比、考核中还是把它们作为重要参考指标,将能否获得杰青基金资助与薪酬待遇、资源分配直接挂钩,获得数量的多少也直接影响单位的考核结果。

因此杰青是每一个科研单位的必争人才,这300位新杰青入选者的“原单位”领导会第一时间“恭喜”,提高待遇,晓以利害,以安其心。同时,他们也将成为其他单位的“目标”,也被晓以利害,动之以情,

一场“现单位”“其他单位”角力的暗流正在涌动….

经统计,在2017年以前(含)的3796名杰青基金获资助者中,截至2018年5月份有567人的工作单位发生了变化,具体情况如下。

1.按入选年度分布情况

表1、图1为更换单位的杰青基金获资助者按年度分布情况。

由于存在时间的累积效应,因此各年度获资助者中更换单位人员基本上呈下降趋势,其中1995年获资助者中更换单位人员占比最高为27.39%,2005 年入选者中更换单位人数最多为38人。

2. 领域分布情况

表2为更换单位的杰青基金获资助者按领域分布情况。

生命科学领域更换单位人数最多,为107人,地球科学领域更换单位人数占比最高达21.01%。

3. 地域分布情况

表3为更换单位的杰青基金获资助者按地域分布情况。

在更换单位的人员中,北京流出人数最多,为192人,尽管流入人数也是最多,但相比之下净流出人数仍达29人。

广东和上海净流入人数最多,分别为39人和15人,天津和浙江紧随其后,均为10人。杰青基金获资助者除了在国内流动之外,还有6人到海外工作。

4.单位性质分布情况

表5为更换单位的杰青基金获资助者按所属单位性质分布情况。

科研机构净流出人数最多,为189人,高等院校净流入人数最多,为179人。

除了在高等院校和科研机构之间流动外,还有部分人员到企业和政府部门工作。

5. 性别分布情况

3453名男性获资助者中有527人更换单位,占比15.26%。

343名女性获资助者有40人更换单位,占比11.66%。

杰青基金获资助者流动特征
1. 整体上呈现出有序合理流动的态势

在3796名杰青基金获资助者中,更换单位人员占比14.94%,处于相对合理的水平。

这表明杰青基金获资助者在更换单位中整体上呈现出健康、理性的态度,这有利于我国科技人才分布在整体平稳前提下的优化整合。

科研人员可以寻找更适合的研究团队、更融洽的研究氛围、更有力的支持条件,开展深入的创新研究,产出更多成果。

同时,也可以发挥自身优势带动某一领域的快速发展,在培育优势学科、突破关键技术等方面发挥更大作用。

2. 有向东南地区集聚的趋势

上海、广东、江苏、浙江、福建等东南省份杰青基金人数全部呈现净流入态势,流入总数达70人。

相较之下,陕西、四川、甘肃、云南、重庆、贵州、新疆等西部省份全部呈现净流出态势,总数31人;辽宁、吉林、黑龙江等东三省流出人数也有22人。

这表明,高层次人才到经济更发达、支持条件更完备的东南地区工作仍然是目前人才流动的主流趋势,经济、地域优势更容易转换为人才优势。

3. 高等院校人才输入明显

从前述统计来看,在更换单位的杰青基金获资助者中,到高等院校工作的人数远多于到科研机构工作的人数。可能的原因在于,高等院校在条件支撑、科研平台、人员配备等方面能提供更大力度支持,同时在薪酬、福利待遇等方面也更具吸引力。

学术圈

Nature、Science等顶级期刊指出俄罗斯新冠疫苗存在安全隐患

2020-8-12 18:23:25

学术圈

副高也可以获得国家杰出青年 2020年“杰青”分析 附历年副高职称的杰青

2020-8-12 22:30:30

加入Q群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