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恐致粮食安全危机,肥胖人群首当其冲

截至北京时间8月18日06时40分,全球确诊人数超过2205万,并造成超过77万人死亡。
 
COVID-19大流行病的进展,加重了食物不安全问题。而粮食不安全与肥胖率却有着正相关的关系。
 
7月31号发表在science上的一篇题为“COVID-19 risks to global food security”的研究显示,COVID-19大流行病的进展,加重了食物不安全问题。
 
什么是粮食不安全?粮食不安全的定义是,由于缺乏金钱和其他资源,在获得安全和营养的食物的机会方面受到限制。
 
而粮食安全的四大支柱是:
1:粮食供应是否充足;
2:人们能否获得所需的食物;
3:人们是否摄入足够的营养物质
4:人们能否随时获得食物。
 
在这篇文章中,研究员写到,COVID-19直接和严重地影响到人们获取食物的机会。一方面,疫情使很多人的收入大幅度降低,影响了人们购买食物的能力。另一方面,COVID-19大流行病的爆发对经济市场(生产、加工、运输、贸易/出口限制等)产生了巨大影响,导致粮食供应和获取方面出现重大混乱,破坏了粮食安全体系的两大支柱(粮食供应和获取)。
 
但是 COVID-19对粮食安全的影响因产品和区域而异。对于农作物来说,主食的生产往往是高度机械化的,劳动者的工作距离很大,所以疫情对于主食的影响较小。但是对于水果、蔬菜等需要人工种植、除草的食物,这些劳动密集型的农业部分往往需要改变减少疾病传播风险的做法,如避免工人集中在一个地方或使工人错时轮班。但这些措施使水果和蔬菜的产量降低,成本提高。同时疫情也影响了食物的供应链,在美国和欧洲,有3万多名食品加工厂的工人感染了COVID-19,导致肉类加工工厂关闭或减缓生产。这些都使水果、蔬菜、牛奶和肉制品这些食物的产量降低和成本提高。
 
所以在疫情下,水果、蔬菜、牛奶和肉制品这些高营养食物的供应方面的破坏相比于影响较小的主食供应,更加让收入降低的家庭,特别是贫困家庭,放弃购买水果、蔬菜和动物来源的产品,而选择购买便宜但是营养价值低的主食,如小麦、大米或玉米。这种从营养丰富的非主食向淀粉类主食的转变减少了饮食多样性和微量营养素的摄入量,使人们的营养素摄入不足,增加了粮食不安全问题。
8月7号,发表在JAMA上题为“Trends in Adiposity and Food Insecurity Among US Adults” 的研究表明粮食不安全是一个日益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并且与更高的肥胖率有关。
 

Trends in Adiposity and Food Insecurity Among US Adults.

doi: 10.1001/jamanetworkopen.2020.12767.

在这项研究中,该研究分析了从1999年至2016年的美国国民健康和营养检查调查的代表性数据。研究员使用了9个2年周期的数据,该研究共有46 145名成年人参加。主要的分析结果是食品不安全、身体质量指数(BMI)和腰围(WC)。
 
BMI分类如下:正常体重(BMI<25),超重(BMI 25-29.9),肥胖(BMI > 30)。WC的数据分类如下:不太高的风险(男性<102厘米;女性<88厘米)或高风险(男性:>102厘米;女性>88厘米)。
 
研究发现,估计粮食不安全的发生率从1999至2000年周期的约9%增加到2015年至2016年周期的18%。肥胖的成年人食物不安全的发生率最高(22.6%;95%CI,19.5%-25.8%;P为趋势<.001)。
 

美国成年人粮食不安全的趋势
 
肥胖的女性与体重正常的女性相比,有较高的粮食不安全概率。肥胖女性食物不安全的发生率为25%,体重正常的女性食物不安全的发生率为16%。
 

身体质量指数的粗略趋势与粮食不安全之间的关系
 
为什么肥胖的成年人食物不安全的发生率最高呢?
 
食物不安全和肥胖之间的联系可能是由于摄入过多低成本但能量密集型食物所造成的,同时因糖和脂肪的高适口性而得到加强。食物的能量密度与能源成本如下图所示,我们可以看到谷物和糖的成本很低,但是高能量。而水果、蔬菜和肉类成本很高,但是低热量。
 

食物的能量密度与能源成本

Poverty and obesity: the role of energy density and energy costs.DOI: 10.1093/ajcn/79.1.6
 
在上一个研究中,肥胖的成年人食物不安全的发生率最高,即说明那些肥胖的人没有足够资金购买价格高但是低热量高营养的食物如蔬菜、肉类和奶类,只能选择价格便宜但是低营养高热量的碳水化合物和廉价加工食品。
发表在 JAMA Internal Medicine 上一篇题为“The Carbohydrate-Insulin Model of Obesity Beyond “Calories In, Calories Out ”的综述阐述了碳水化合物-胰岛素模型,这个模型认为脂肪细胞是肥胖病因的核心,而不是热量过剩。
 
影响脂肪细胞的因素有很多,但是胰岛素发挥了主导的合成代谢控制作用。胰岛素为了降低血液中的血糖浓度,使组织吸收葡萄糖,从而抑制脂肪酸从脂肪组织中释放,促进了脂肪和糖原沉积。
 
那什么食物影响胰岛素分泌呢?在众多影响胰岛素分泌的因素中,饮食中的碳水化合物的作用最为强大,其作用因量和类型而异。大多数精制谷物、马铃薯制品和添加糖类食物GI值相对较高,而非淀粉类蔬菜、豆类、全果类和完整的全谷物往往具有中度或低度的GI。食物的GI值越高,食用后2小时内分泌的胰岛素越多。当胰岛素分泌的越多,脂肪增加就越多。
 
而蛋白质,虽然可刺激胰岛素分泌,但蛋白质摄入也会促进一种对抗胰岛素的分解代谢激素。而膳食中的脂肪对胰岛素的直接影响也不大。
 
在大型长期队列研究中,一些能量密度特别高的高脂肪食物(如坚果、全脂乳制品)与体重增加的关系为零或相反。但是,精制谷物、甜食、含糖饮料和100%果汁)与体重增加直接相关。如下图所示。

 餐饮消费变化与体重每4年变化之间的关系

Changes in diet and lifestyle and long-term weight gain in women and men.

N Engl J Med. 2011 Jun 23;364(25):2392-404. doi: 10.1056/NEJMoa1014296. 

综上所述,疫情导致了人们收入降低和某些食物紧缺,使食物不安全现象加重。食物不安全与肥胖率呈正相关的关系,主要原因是当出现食物不安全时,人们倾向于购买价格便宜但热量高的精制谷物和廉价加工食品,减少购买价格高而热量低的蔬菜、水果、肉类和奶类。当摄入大量的精致谷物后,会使体内胰岛素分泌过多,从而使脂肪积累。长期下去会造成肥胖。而肥胖是全球范围内可预防的主要死亡原因,它会增加患各种疾病和病症的可能性,特别是心血管疾病、2型糖尿病、骨关节炎和抑郁症。
 
所以在大疫情下,我们更应该关注我们的饮食健康。我们应该加大在健康食物上的投资,而减少其他不必要的开支。
研究进展

研究发现腰果竟可以修复神经​

2020-8-18 21:33:50

研究进展

默克公司将斥资13亿美元在伦敦建立早期研究中心

2020-8-19 18:42:30

加入Q群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