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中国三大论文工厂:狂割中国医生的韭菜 抄袭造假无下限

近年来,SCI论文抄袭屡见不鲜、造假花样层出不穷,中国科学似乎已然成为了国外学术打假人士的“重点照顾对象”,总有一群又一群的中国医生“甘愿”被围猎。
5月份,8篇相互抄袭造假论文被国外学者发现。这些文章明明作者不同、单位不同、病例数不同、癌种各异,却有着相同的结果,包括数据和图表。
 
这种种迹象表明,这8篇高度雷同的文章,存在着“批量生产”的痕迹,似乎出自于“论文工厂”之手。没错,就是包含流水线的工厂。
Nature news 对我国将从 9月1日起实施的《科学技术活动违规行为处理暂行规定》进行了报道。该规定于本月初公布,是由科技部部长王志刚签发的科技部第 19 号令。除了对学术不端行为的调查处理做出明确规定之外,还对那些出售学术论文、捏造数据并代人撰写或投稿的“论文代写工厂”也提出了查处方案,被 Nature news 评价为我国迄今最全面的学术不端处理法规。
 
 
论文工厂暴力盈利,疯狂造假,大赚黑心钱!
相比于论文抄袭、卖版面费等“散兵游勇式”的论文造假,论文工厂则是把论文乱象中的“生产--买卖--发表--付费”直接整合成一种“批量生产式”的直白论文造假买卖,可以说是以往论文写、发乱象的“升级版”和“完善(整)版”
在论文工厂中,文章的批量生产可谓是再简单不过,先找一篇发表时间久远的正儿八经的文章作原材料,然后或是将其“掰碎了重塑”,或是将原论文掐头去尾,再不然就摘取观点/图片拼凑,把几篇文章合成一篇,从而达到类似乱炖的效果。
 
相似的图片在多篇论文里重复出现,即“论文多胞胎”
一般而言,来自论文工厂的造假论文基本很规矩,摘要、前言和结论完善、工整,不认真对照很难发现端倪,但这仅限于格式上,内容上的失智才是论文工厂暴露的根本原因
但这并不妨碍论文工厂采取暴力盈利模式,他们完全不顾作者、作者单位和国家的声誉,疯狂地将抄袭造假论文倾泻到国外SCI杂志。
而这种掩耳盗铃式的研究论文,也让不少中国学者敞开了腰包。
 
所以,这次曝光的8篇文章并非今年来唯一发生在我们身边的“论文工厂”造假事件。

1号工厂:412篇论文如出一辙,三甲医院“齐上榜”
今年2月24日,职业学术“打假人”Elisabeth Bik及其团队发现了超过400篇来自不同作者和机构的非“灌水刊”论文,其标题、图片(特别是 Western blot 的图版上)极其相似,似乎都是由同一个论文工厂产生的,极有可能存在伪造数据的情况。
 
巧合的是,这些论文几乎全部来自中国的几十家医院,其中不乏三甲级性质的。其中,被质疑造假论文数量最多的是6家地方三甲医院
 
1.济宁市第一人民医院(三甲):101 篇论文(几乎没有重复作者,涉及到儿科 15 篇、心脏病学 6 篇、内分泌学 6 篇、肾病学 6 篇、血管外科 5 篇等不同科室);
2.吉林大学中日联谊医院(三甲):59 篇论文;
3.青岛大学附属医院(三甲):23 篇论文;
4.临沂市中心医院(三甲):16 篇论文;
5.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河南最大的三甲):16 篇论文;
6.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三甲):12 篇论文

据统计,在这400多篇文章中,最早的论文发表于2016年,而大部分论文发表于 2018-2020年,多数论文发表在以下6本期刊,影响因子在2-5之间,其中,Cellular Physiology and Biochemistry 已于 2019 年 1 月被踢出 SCI。同时,涉及Wiley、Elsevier等多家出版社。
 
在此次论文造假事件中,Bik总结出了来自论文工厂文章的四大特征:Western Blot 条带相似、流式细胞图雷同、柱状图风格接近、标题结构模版化。
 
增强对比后,背景图高度相似
相似的流式图
柱状图风格接近
论文标题结构模版化
paper工厂标题生成器:分子名称+动词+一到两个细胞过程+一种癌症或细胞类型+连接词+动词+一个miRNA(或通路、蛋白质)的名称
2号工厂:论文明码标价,加急费1800欧起
2月27日,该打假小组的另一名成员Smut Clyde再次发文“Dark Satanic Papermills”揭露了另外两个“论文工厂”,发现问题论文 126 篇,涉及至少80 多家中国医院
而在这2号工厂中共有69篇论文被质疑存在问题。其中,有54篇论文都发表在意大利学术期刊《欧洲医学和药理学评论(European Review for Medical and Pharmacological Sciences,ERMPS)》(IF= 3.024)
 
ERMPS 的出版方为 Verduci Editore,在杂志的投稿说明中,明码标价地收取出版费用,价格甚至具体到每张图和每张表。如果实在着急的话,还有加急快速通道,价格1800欧起
出版商还警告:“ 已经接收的文章必须在出版前付款,且不得超过5个月,否则文章将被撤回。”
 
ERMPS虽然自诩是开放获取期刊(OA),但在收取出版费用的同时,又要求文章作者在正式发文前签署版权转让协议,否则不予出版
而且协议中明确规定,如果作者在未来的作品里需要复制本杂志刊发的文字、图形、表格或插图,必须首先获得出版方的许可。
Smut Clyde还发现该工厂所产出的论文,在很多情况下,通讯作者的姓名和他们的电子邮件地址之间没有明显的联系,甚至有时还会出现不是真实人名的拼音,如[email protected]
这些异常信号原本应该引起ERMPS期刊编辑们的警惕,但让人迷惑的是,该期刊对此做法十分纵容,甚至采取了一种漠视的态度。
 
3号工厂:“三包”服务上线,流水线作业企图瞒天过海!
受到 PubPeer 用户 Xylocampa Areola 的启发,Smut Clyde接着找出了来自3号论文工厂的57篇论文,这些文章涉及多达15种学术期刊,出版方甚至包括 Springer Nature 这样世界知名的学术出版机构
因其中部分论文涉嫌夸大传统中医的疗效,Smut Clyde怀疑部分买家可能就职于山东青岛大学附属医院。
 
除了那些不同论文之间相似得令人发指的图片结果外,依据标题生成器,Smut Clyde还从这些流水线上产出的论文中总结出了这类中药研究论文的标题模版:
标题 = 传统草药提取的植物化学/次级代谢产物+促进肝癌/结直肠癌/淋巴瘤/胶质瘤/其他癌细胞系的凋亡/消除转移/阻止增殖。
 
而从列表题目中,又可以发现其中最受欢迎的癌症治疗植物化学物质有Physcion(17篇)、Euxanthone(6篇)、alpinum异黄酮(6篇)和Hispidulin(5篇);Amentoflavone、Xanthoangelol、Soyasapogenol、Resibufogenin、Chrysophanol和Icaritin / icariin各出现两次;Furowanin A, FL118和PTTG各一次。
另外,在认真研究3号论文工厂文章的引用文献后,Smut Clyde发现这些论文之间出现了超高的自引率:来自同一论文工厂的文章分别发表在不同的期刊杂志上,其隐蔽性几乎可以瞒过每一位审稿人的眼睛。这就有可能暗示了论文买卖中的“三包”服务:包写包发包引用
 

送上门的羔羊,为什么中国医生的韭菜最好割?
其实,对于许多人来说,论文买卖早就不是一件闻所未闻的新鲜事。2009年武汉大学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我国第三方论文代写代发市场已达到 10 亿元以上的年产值规模。
只不过屡屡曝出造假的论文竟然大量来自中国的医院,甚至是三甲医院,这无疑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而三甲医院之所以是重灾区,是因为里面的医生讲究一个医教研三位一体,而学术论文已然成为了医生晋升的“敲门砖”。所以有人靠科研文章轻松就能混到正高的位置,也有人常年憋不出文章只好做个大龄主治。
至于文章为什么憋不出?原因就很多了,比如平台差、老板不给力,基金屡投不中,没有人脉关系等。但对医生而言,原因主要有两种:1)没有时间。临床工作的繁忙,兼之还要参加各种培训和会议,都让能真正静下心来搞科研、做实验、写文章的医生变得少之又少;
2)缺乏正规的科研培训,其实科研和临床一样自成体系,身处其中的人没经过3-5年的打磨很难说在科研中有着如鱼得水的感觉。
但迫于晋升的需求,医生只能走上一条“快通道”——直接购买论文,其最终目的在于追求名利与荣誉,使得做学问演变成搞学问。
自然而然,这些求文心切的医生们就会被制造大量学术泡沫的“论文工厂”所吸引,并主动成为“论文工厂”的核心客户,而这在某种程度上也使得“论文工厂”成为某种潜规则和某些人的常规操作。
可是,常规不等于合规。学术造假这条看似风光无限的“捷径”,其背后往往隐藏着巨大的危机。因为一旦被发现,造假者往往会名誉扫地。但因着近年来造假手段越发隐蔽,很多人仍是心怀侥幸,以为自己一定会是不被曝光的幸运儿,所以顶风作案者可谓是前仆后继。
但老话说,纸是包不住火的。论文造假或许能骗得了一时,却骗不了一世。文章中的造假行为,哪怕再隐蔽,在有些学术同行眼中,也只会如阿Q精神胜利法一般,按耳盗铃、一目了然。所以就科研者自身而言,理应爱惜羽毛,恪守职业道德,远离学术造假。
而真正要做到革除学术不端,杜绝“论文工厂”像野草一样,割完一茬又一茬,就得从中国由来已久的“唯论文化”的评价体系找根源,从而改变一元评价体系,同时强化处罚力度。双管齐下,才有可能除恶务尽。
杂谈

2019年度中国医院和医学院校科技量值 (STEM) 发布 各大医院和医学院校排名

2020-8-22 0:31:39

杂谈

HBV免疫治疗进展

2020-8-23 21:11:36

加入Q群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