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确认全世界第一例新型冠状病毒是再次感染

关键词:新型冠状病毒;再次感染;证据
(来源:www.arcgis.com)
截止到2020年8月27日,全球COVID-19确诊病例已达2,3426万,其中82万人病死。
当地时间2020年8月24日,香港大学医学院微生物系在新闻发布会公布了全世界第一个确认的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再次感染
这名33岁IT工程师从西班牙和英国旅行返回香港后,再次被确诊。
该信息发布后,很多朋友后台留言,问
如何证明这位患者是再次感染?
这确实是一个非常值得较真的学术问题。毕竟该病例突破了人们的既往认识,是个极罕见的特例。另外,之前不管是中国、还是韩国,都报道过“复阳”病例。
凭什么这例病例就是与之前病例不同的“再次感染”

该男性患者为一名33岁香港居民,既往健康。
在初次发作期间,患者出现了咳嗽、咳痰、咽痛、发热和头痛等临床表现。2020年3月26日,该患者经口咽和唾液SARS-CoV-2 RT-PCR检测确证阳性后,于3月29日住院。入院时,他的症状逐渐消失。该患者经过两次间隔24小时的鼻咽和咽拭子SARS-CoV-2 RT-PCR阴性检测后于4月14日出院。142天后,该患者从西班牙经英国返回香港,通过SARS-CoV-2 RT-PCR对口咽和唾液进行了SARS-CoV-2 RT-PCR检测,呈阳性反应。2020年8月15日,他再次入院,但始终无症状且体格检查无异常。患者入院时SARS-CoV-2 RT-PCR的Ct值为26.7,CRP略高,并出现低血钾。胸片无异常表现。于是医院仅予观察。住院期间患者RT-PCR Ct信号逐渐减弱,病毒载量逐渐下降。

该病人在初发感染后10天的血清样本,和第二次感染后入院1天的血清样本抗病毒抗体IgG均阴性。但应用Abbott法在第二次住院后5天IgG呈阳性。

对于该患者在3月第一次感染和8月第二次感染后的口咽和唾液阳性样品进行病毒测序,显示两个病毒的基因组属于不同病毒进化分枝(毒株)。
患者首次感染的毒株属于GISAID V亚型,为穿山甲冠状病毒B.2谱系;重复感染的毒株属于GISAID G亚型,为穿山甲冠状病毒B.1.79谱系。两个病毒有23个核苷酸差异,其中13个导致氨基酸变异。首次感染的病毒orf8 64位为终止密码,使其58个氨基酸被删除。两个病毒毒株S蛋白、膜蛋白、核心蛋白、非结构蛋白(NSP3,NSP5,NSP6,NSP12)以及辅助蛋白(ORF3a,ORF8和ORF10)均有差异。
研究发现第一个病毒基因组与2020年3-4月期间美国和英国流行的毒株接近;第二个毒株与7-8月瑞士和英国的毒株接近,其具有十分特异的L142F突变。目前的证据均指向这是一个重复感染病例,而非初发感染复发。这是由于患者两次感染的病毒毒株分属不同进化分枝,具有23个核苷酸差异。其次,在第二次住院时,患者CRP升高,IgG从阴性逐渐转阳,提示这是个从头感染。第三,两次感染间隔142天。第四,患者有出境史,且分离毒株与所到区域的流行毒株一致。

患者在初发感染后可能没有出现明显的抗体反应,这也许是患者出现重复感染的原因。但作者认为,首次感染后只采样了患者发病10天后的血清,而通常抗体在感染后2-3周后产生,因此不能完全排除患者产生了抗体的情况。但即使有中和抗体产生,中和抗体对不同毒株的抑制作用也有差异。因此,亦不能完全排除微量抗体在预防该患者重复感染中的作用。

这个患者第二次感染比初发感染表现要轻微,患者并无明显临床表现。虽然感染不同的毒株,T细胞识别的表位有差异,应答效力也不同,但是T细胞应答可能是患者能在重复感染后具有较轻症状的原因。

Hanson解读:

从临床角度,
这项研究对疫苗的启示,与之前多个恒河猴研究结论类似,就是接种疫苗可能可以减少感染病毒的病毒载量,并降低肺炎发生的概率;但是有一定可能疫苗不能100%预防新发感染的发生。

从学术角度,

个案有时会成为诊断和治疗的突破点。医学科学家通过研究这些特殊病例的不同之处,寻找其不同的机制从而找到干预靶点。

但高质量的个案却只来自于仔细的临床观察和缜密的临床思维。

杂谈

一文看懂免疫组库测序的各种评价指标

2020-8-28 4:08:59

杂谈

未上市的新冠病毒疫苗之争: COVID-19疫苗产能、供应与分配

2020-8-28 12:47:34

加入Q群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