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医学与现代医学——中西医之辩

传统医学与现代医学——中西医之辩

作者:辕固小生

日前,随着新冠肺炎大流行,人们对于疫情的治疗选择产生了各种分歧,在西医大行其道的状况下,很多中医界的拥趸都纷纷表示不屑,出来为老祖宗正名,传扬神奇。

医学的发展经历了漫长的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从古至今,东西各国都有自己的传统医学和药方秘钥,但是效果如何,就无法评价了。

除却中医之外,非洲也有非医,美洲土著也有自己的“靶向”疗法,却都毫无例外地走向了没落,在西医的冲刺下,逐渐消逝,被科学方法代替。

其实所谓的西医说法本身就是一个值得商榷的伪命题,因为欧洲历史上的行医事迹也并不是那么光彩。

欧洲早期是一个宗教统治国家的时代,巫医大行其道,人们生病难受时更加崇尚精神疗法,向神灵祈祷,或者购买赎罪券,对医学的认识没有那么真实。在中世纪席卷欧陆的黑死病的打击下,才让教会渐渐褪去了神秘的外衣,人们对于科学的研究之门才逐渐被打开。正是在这时,理性主义兴起,祛魅追求高涨,世界近代的曙光在此诞生,为现代意义上的医学提供了发展条件。

坏血病是在欧洲大航海时代滋扰水手的致命顽疾,长期都无法克服。如今我们知道这就是一种维生素缺乏症,只要食用适当的蔬菜水果就能消除。但是在当时的技术水平下无法满足,也有医生对此作了一番研究,摸索出了经验,提出了治疗手段。来自苏格兰的林德医生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他在做了多方试验以后,发现了治病原因,并提出了补充维生素的摄入机制,就能解决问题。此后,在他的倡导下,英国水手服用掺加柠檬汁和橙汁的朗姆酒,坏血病的梦魇从此在海上彻底消失。

林德实验柠檬与柑橘对坏血病的治疗效果

即使现代医学的雏形渐渐完备,但传统思维也在困扰着人们的选择,科学的理性受制于传统观念而无法领先指引。

放血疗法就是在西方各国曾经盛行一种治疗手段,传说很多人都因此收益,所以在当时饱受推崇,可因此丧命的人也让后世更加警醒。

1799年12月14日凌晨,美国第一任总统乔治•华盛顿从睡梦中醒来,觉得自己咽喉疼痛,呼吸困难。几个小时后,他的3位医师相继赶到,虽然诊断彼此不同,但医师们一致决定“放血”。

医师们采用了两种方法,一种就是用水蛭吸血,把水蛭放在华盛顿的耳后和颈部。另外还配合了另一种方法,把斑蝥放在喉咙上,通过动物刺激皮肤,使喉部的皮肤局部出现一些血泡。但这种方法并没有任何效果,于是,医师决定增大放血量,就是静脉放血术。

那时,医师们总能通过这种手段来制止疾病发作或者患者疼痛时的颤抖和喊叫。放血会持续到患者昏死过去,在他们看来,如果患者能安静地昏昏欲睡,就是恢复健康的表现,即使在患者很虚弱的时候,他们也同样这样处理。

经过3次放血以后,华盛顿的整个病情并没有控制住,到了下午,医师们继续放血。晚上11点30分左右,在被放掉2300ml血液后,华盛顿离开了人世。后来的医师从华盛顿的医案中推测,引起华盛顿喉咙疼痛的原因可能是白喉,但是要了他命的应该是放血。

这样一位大人物的牺牲为放血疗法的权威性做了最大的“证明”,其效用如何不攻自破。

医学具有传统与现代的畛域,而现代医学本来并无地域之分,但人们无限夸大这一话题就显得盲目与狂热,有时甚至失去了理智。

从历史中可以发现,一般概念中的西医也有愚昧和落后的成分,在早期完全凭借主观和经验来判读治疗的效用,而在以后的科学思想指导下,才被慢慢放弃,使用进化思维来发展医学。可很多人质疑,为什么有些传统方法就可以取得治疗的效果?祖先的遗产应该保留!按照科学分析,传统医学的治理能力简单粗糙,药物的实际作用不明,只是在对病人心理进行安抚,产生了安慰剂效应,增强了自身免疫力,所以在康复以后,局部相应的事例令人误认为有治愈效果,这种幸存者偏差的代入感同时又抹杀了失败的典型,加之口耳相传,涂抹成为了伟大的定理,自以为是。

现代医学遵循的研究范式是在科学推理的基础上,通过采集样本,测试中验明结果。实验的原理是大样本随机双盲对照测试,尽可能排除偶然因素,保证测试效果的准确性,成本巨大,投入惊人,却是为人类的福祉做出的卓越贡献。

在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奖后,又有中医守护者们借此自夸传统医学的博大精深,称赞就是中医的记载为其获得了攻关的灵感。但事实上,屠呦呦女士是借鉴了古医书中的内容,以此为方向进行了深入研究,可后期的一切运用模式都是贯彻了西方确定的科学原则,在充分实验过后,提取了治疗元素,成为了治病药物。药引子是东方的,而开出来的真正药方是现代西方的。而且其所参考的那本医书中还记载了很多不着边际的治疗方式,今人来看着实会让人惊掉下巴。

现代医学的领域是西方开创的,因为其中蕴含的理性原则和科学方法举世公认。传统医学的模糊性为现代医学的发展提供了正反两方面的价值参考,而中医理论强调的养生原则应当被尊崇,但是在此基础上故步自封,不容解释,或者被动的发明创新,借壳生事,都是欺师灭祖和伤天害理。搁置偏见,放下矜持,对中医宝典中符合医学机理的内容保留,剔除不合常识的糟粕假说,才能从传统走向现代,在面向大众的审视中得到切实的尊重。

任何不容批判和禁止讨论的事物都是垂死挣扎的歪理邪说,终究会被揭穿。不要再让伪科学蒙蔽自己的双眼,又令“西医是让人明明白白地死,中医是让人糊里糊涂地活”的种种误解深入人心,不愿自拔。

杂谈

留学党如何写personal statement?

2020-9-27 12:56:13

杂谈

促进传统医学与现代医学更好融合服务人类健康伟大事业

2020-9-27 22:52:45

加入Q群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