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学术不端撤稿同一作者的两篇文章 第一作者不服甩锅通讯作者

近日,《美国心脏病学会杂志》(JACC)以学术不端为由撤回了牛津大学2018年发表的两篇论文。其中一项研究提到的T1 Mapping技术在心脏成像方面影响颇深,曾引起众多心脏病学专家的关注,并于2015年被牛津大学专门报道。

两份撤稿声明都将责任归咎于第一作者Alexander Liu,论文发表时他还是该实验室的一名学生,撤稿声明发出后,他提出了异议。

 

撤稿通知

 

第一篇论文题为《Diagnosis of Microvascular Angina Using Cardiac Magnetic Resonance》。根据web of science统计,这篇论文被引用了59次,是一篇高被引论文。

 

原文链接:https://www.onlinejacc.org/content/71/9/969

 

下面是这篇文章的撤稿通知:

 

JACC决定撤回这篇论文,是基于牛津大学调查后得出的结论。学校审查小组的结论是,第一作者Alexander Liu博士应对其中涉及到的学术不端行为负责,学术不端行为仅限于第一作者,没有发现其他合著者的学术不端行为。但第一作者不同意该调查结果,他已向独立裁决办公室(OIA)提出了投诉(OIA负责审查学生对高等教育的投诉)。

 

审查小组对这篇论文的具体审查结果为:

 

•本研究中并非纳入了50名患者(原文:28名CAD患者的35支血管,22名NOCAD患者的66支血管),实际上是26名CAD患者的31支血管,25名NOCAD患者的60支血管,3名患者各有2支血管被重复计算才得出66支血管。只有6名患者符合NOCAD的定义;

 

•年龄差异很大的5名对照也被纳入到研究分析中;

 

•在论文修改时,对照组被反复地排除在分析之外,但作者也没有给出任何解释;

 

•在研究中作为对照的受试者是患者,而不是健康的对照;

 

•图5的数据是编造的。

 

审查小组的意见是,这篇文章需要撤回,因为它存在重大违规行为,其结论也不可靠。

 

以下共同作者也同意撤稿:Vanessa Ferreira, Rajesh Kharbanda, Stefan Neubauer, Stefan Piechnik, Michael Jerosch-Herold, Keith Channon, John C. Forfar, Joanna Liu, Rohan Wijesurendra.

 

第二篇论文的题目为《Gadolinium-Free Cardiac MR Stress T1-Mapping to Distinguish Epicardial From Microvascular Coronary Disease》, 该论文已被引用了41次。

 

原文链接:https://www.onlinejacc.org/content/71/9/957

 

以下是撤稿通知中审查小组给出的具体调查结果

 

•第一作者捏造了部分数据,修改了真实的研究数据,使得论文和中心插图显示出令人信服的证据,即T1 mapping技术能够区分心外膜梗阻性冠状动脉疾病和冠状动脉微血管功能障碍;

 

•本文中对照组的受试者数量、年龄,以及患者间差异的统计学检验是不正确的;

 

•图2的数据是伪造的。

 

审查小组的意见是,这篇文章需要撤回,因为存在重大违规行为,其结论也不可靠。

 

以下共同作者同意撤回:Vanessa Ferreira, Rajesh Kharbanda, Stefan Neubauer, Stefan Piechnik, Keith Channon, John C. Forfar, Michael Jerosch-Herold, Andreas Greiser, Joanna Liu, Rohan Wijesurendra.

第一作者提出异议

 

Liu对撤稿声明表示异议。在一份声明中,Liu表示:

 

作为一名学生,在准备论文的过程中,我无意中犯了一些错误,我很抱歉,这让我进行了一些感悟和反思。可是这些错误并没有在内部审查中被发现;论文经通讯作者最终审核后才进行了提交。所谓的数据操纵不是我做的。我的观点得到第三方高级学术专家和律师的支持。

 

关于第一篇文章,Liu在声明中写道:

 

•我在分析的时候,把血管和受试者的分析混合到了一起,导致受试者和血管数量上出现错误。在论文准备的早期阶段,我接受了一名资深学者的指导,他让我对每条血管的数据进行分析,后来通讯作者又要求对每个受试者进行分析,这让我很困惑,但我还是在血管数据分析的基础上做了更多分析,血管分析的结果本身是正确的。这个错误使我非常懊恼。但是在内部审查期间,它也没有被发现。我不知道当时有重复计算的血管,这是一个无心之过。

 

•也由于无心之过,5个年龄差异较大的对照被纳入了分析,但这并不会改变研究结论,也没有在内部审查中被发现。一共有25个对照,最终分析需要20个对照,因此5个对照被排除,但这并不影响研究结论;

 

•有一小部分志愿者不是完全健康的,虽然他们被纳入研究,但这并不会改变研究结论,也没有在内部审查中被发现;

 

•图5是一个说明性的图。这个错误与第二篇文章的图2相同,可能是因为提取信息的软件不同所致。

 

关于第二篇文章的审查结果,Liu在声明中继续写道:

 

•中心插图中的数据不是我而是第三方所操纵的。在分析的最后阶段,计算公式被多个表格中的值所覆盖而无法展示,造成文章的完整性不足;

 

•我承认“对照组受试者的数量、年龄和统计检验”的计算错误,包括对照组和患者组之间比较的p值,但这些p值不影响主要结论,在内部评审中也没有被发现。

 

•图2是一张说明性质的图,它展示了不同受试者的真实影像资料,当然许多患者的单独影像资料我也有,并不是伪造的。

 

撤稿观察网(Retraction Watch)问Liu 谁可能操纵了数据,他表示“我不知道谁有权限访问文件,这并不是我所能调查的”。

 

Liu 说,虽然他同意“操纵数据的文章不应该发表”,但他提出了一个撤稿外的解决方案,用一个删除了不实数据的版本来替代原先的论文。

 

参考文章:

https://retractionwatch.com/2020/09/28/major-heart-journal-retracts-two-papers-from-oxford-group-for-misconduct/#more-120564

学术圈

Leonid Schneider再次曝光一批疑似来自“论文工厂”的论文

2020-8-30 0:00:01

学术圈

张睿、于韬等国务院津贴获得者因涉及购买论文问题“落马”

2020-10-2 22:26:48

加入Q群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