丙型肝炎的发现 2020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发给三位科学家

北京时间 2020 年 10 月 5 日下午 5 点 30 分,2020 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正式公布,三位科学家:美国病毒学家 Harvey James Alter、Charles M. Rice 和英国科学家 Michael Houghton,因为发现了丙型肝炎病毒,而获得 2020 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Harvey James Alter,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沃伦·格兰特·马格努森临床中心输血医学系的负责人,也是输血医学研究部门的副主任。他是美国医学研究人员,病毒学家和医师,以他的发现丙型肝炎病毒的工作而闻名。 

Michael Houghton,英国科学家 目前是加拿大杰出病毒学研究主席,也是艾伯塔大学李嘉诚病毒学教授,他还是李嘉诚应用病毒学研究所所长。 

Charles M. Rice,美国病毒学家,主要研究领域是丙型肝炎病毒。他是洛克菲勒大学病毒学教授。

丙肝病毒一般指丙型肝炎病毒。1974年Golafield 首先报告输血后非甲非乙型肝炎。1989年美国科学家迈克尔·侯顿(Michael Houghton)和他的同事们利用一种新的技术手段——分子生物学方法,终于找到了病毒的基因序列,克隆出了丙肝病毒,并命名本病及其病毒为丙型肝炎 (Hepatitis C)和丙型肝炎病毒(HCV)。由于HCV基因组在结构和表型特征上与人黄病毒和瘟病毒相类似,将其归为黄病毒科HCV。2017年10月27日,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公布的致癌物清单初步整理参考,丙型肝炎病毒(慢性感染)在一类致癌物清单中。

对于诺贝尔大会来说,挑选诺贝尔奖得主是一项非常激动人心的任务,而每年诺贝尔奖得主的获奖演讲也十分令人难忘。每年 10 月公布的诺贝尔奖得主以及 12 月举行的颁奖典礼、庆祝活动,都会引起国际各界的关注。这也为各个获奖者提供了极好的机会,以向同行解释他们的成就,促进公众对科学的认识,并激发年轻学者对生物医学研究的兴趣。

不过,

由于新冠疫情在全球蔓延,诺贝尔基金会此前宣布,12 月不再举办一年一度的诺贝尔奖颁奖晚宴,颁奖典礼则改为线上。此外,

2020 年诺贝尔奖获得者的奖金将增至 1000 万瑞典克朗(约 760 万人民币)。

实际上,受各种因素影响,诺贝尔奖得主的奖金金额每年都在不断变化。诺贝尔奖的奖金来自阿尔弗雷德·诺贝尔的遗产投资收益,其遗产总规模按照目前的价格换算,约有 18 亿瑞典克朗。 

关于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这笔资金应分成五等份,分配如下:……其中一份给予在生理学或医学领域内作出最重要发现的人。”

——节选自诺贝尔遗嘱 

1895 年 11 月 27 日,阿尔弗雷德·诺贝尔(Alfred Nobel)签署了他的最后遗嘱,将他最大的一部分财产用于一系列奖项,即诺贝尔奖。正如诺贝尔的遗嘱所描述的那样,其中一部分是献给“在生理学或医学领域中做出最重要发现的人”。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是诺贝尔在遗嘱中提到的第三个领域,由瑞典斯德哥尔摩卡罗林斯卡学院的诺贝尔大会颁发。诺贝尔奖的设立者本人,阿尔弗雷德·诺贝尔先生,生前曾一直对医学研究领域表现出浓厚的兴趣。

 

219 位诺奖得主

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自 1901 年开始颁发,从 1901 到 2019 年,共有 219 人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类奖项。其中,有 39 次个人获得者,33 次由两位获奖者共享,38 次由三位获奖者共享。

多人之所以能够共获同一届诺奖,是因为在诺贝尔基金会章程中有这样的规定:奖金可以平分给都值得获奖的两部分,二人、三人共同获奖的,应当联合颁发,但在任何情况下,奖金不得分给三人以上。但是,在 1915 年、1916 年、1917 年、1918 年、1921 年、1925 年、1940 年、1941 年和 1942 年,有 9 次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没有颁发。

这是因为那 9 年,正好是处在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

所有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名单:
https://www.nobelprize.org/prizes/lists/all- Nobel -laureates-in Physiology -or-medicine/

最年轻的获奖者

迄今为止,最年轻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是弗雷德里克·班廷(Frederick Grant Banting),他在 1923 年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时,只有 32 岁。

最年长的获奖者

迄今为止,最年长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是佩顿·劳斯(Francis Peyton Rous),他在 1966 年获得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时,已经 87 岁。

女性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

在 219 位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人中,有 12 位是女性。她们分别是:

1947 年格蒂·科里(Gerty Theresa Cori);
1977 年罗莎琳·耶洛(Rosalyn Sussman Yalow)
1983 年芭芭拉·麦克林托克(Barbara McClintock)
1986 丽塔·蒙塔尔西尼(Rita Levi-Montalcini)
1988 年格特鲁德·埃利恩(Gertrude B. Elion)
1995 克里斯蒂·沃尔哈德(Christiane Nüsslein-Volhard)
2004 年琳达·巴克(Linda B. Buck)
2008 年弗朗索瓦丝(Françoise Barré-Sinoussi)
2009 年伊丽莎白·布莱克本(Elizabeth H. Blackburn)和卡罗尔·格雷德(Carol W. Greider)
2014 年梅·布里特·莫泽(May-Britt Moser)
2015 屠呦呦

过世后被授予的诺贝尔奖得主

从 1974 年起,诺贝尔基金会的章程规定,诺贝尔奖不能在去世后颁发,除非诺贝尔奖宣布后死亡。

2011 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宣布后,人们发现其中一位医学奖得主拉尔夫·斯坦曼(Ralph Steinman)在三天前去世了。诺贝尔基金会最终决定,斯坦曼应该获得这个诺贝尔奖,这是因为在卡罗林斯卡医学院诺贝尔大会宣布 2011 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时候,并不知道斯坦曼去世的消息。

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家庭得主

已婚夫妇:
盖蒂·科里(Gerty Cori)和卡尔·科里(Carl Cori)夫妇,一起因发现糖代谢中的酶促反应,而获得 1947 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梅·布里特·莫泽(May-Britt Moser)和爱德华·莫泽(Edvard Moser)夫妇,因发现“大脑中的 GPS”——组成大脑定位系统的细胞,而获得 2014 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父子:
科恩·伯格(Arthur Kornberg)(父亲),1959 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和罗杰·科恩伯格(Roger D. Kornberg)(儿子), 2006 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

兄弟:
简·丁伯根(Jan Tinbergen),1969 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尼可拉斯·丁伯根(Nikolaas Tinbergen),1973 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陪跑大王”

在提名数据库中,你可以找到一些有趣的提名趣闻,例如,奥地利神经学家、精神分析的创始人西格蒙德·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 1856-1939)曾被提名 32 次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但从未获奖。

1929 年,诺贝尔医学奖委员会聘请了一位专家,这位专家的结论是,没有必要对弗洛伊德进行进一步的调查,因为弗洛伊德的工作没有被证明的科学价值。

诺贝尔生理学和医学奖奖章

诺贝尔生理学和医学奖奖章是由瑞典雕刻家埃里克·林德伯格设计的,奖章上绘制了一位医者将一本打开的书放在膝盖上,正在收集从岩石中流出的水来为一个生病的女孩解渴。

诺贝尔奖证书

每一张诺贝尔证书都是一件独一无二的艺术作品,由瑞典和挪威最重要的艺术家和书法家创作。

诺贝尔奖金额

阿尔弗雷德·诺贝尔留下了他的大部分遗产,超过 3100 万瑞典克朗(现在约17.02亿瑞典克朗),被转换为基金并投资于安全证券。投资的收入将每年以奖金的形式分配给在前一年为人类带来最大利益的人。

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争议

阿尔弗雷德·诺贝尔设立诺贝尔奖的目的,是让科学家们在经济条件不受太大限制的情况下继续他们的研究。当然,现在诺贝尔奖是否真的能实现这个理想还有待商榷。第一个问题是年龄问题,获奖者的平均年龄相对较高;同时,大多数获奖者在获奖时就已经是功成名就的科学家了,也并不太需要经济上的支援。此外,医学研究和物理学研究一样,科学家们往往需要大量的预算和大型研究团队,诺贝尔奖的金额对于这来说也只是杯水车薪。

目前,诺贝尔奖收到批评主要有三种原因:包括诺贝尔奖的漏颁、误颁,以及不承认女性的贡献。

由于有许多值得得奖的候选人,但每年能得奖的只有最多三个人,因此必然会出现遗漏。比如,奥斯瓦尔德·埃弗里未能因发现 DNA 这种遗传物质而获得诺贝尔奖。

诺贝尔颁奖出现过的错误也不容小觑,比如班廷和麦克劳德 (1923), 菲比格(1926)和莫尼兹(1949)。

1949 年,诺贝尔生理学奖颁发给了莫尼兹的脑白质切开术(白质切开术),这个与20世纪早期治疗精神病患者的方法有关。在实施手术之前,病人要接受非常残酷的治疗,包括紧身衣和冷水浴,然后是手术干预和电击治疗。

当神经药理学开始逐渐治疗精神病的有效药物时,这两种技术都过时了。今天,额叶切除术似乎是不道德的,但问题是,与颁奖时可用的其他方法相比,它并不是那么人道的治疗方法。

此外,在诸多位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中,只有极少数是女性。当然,从二十世纪男性在生物医学领域的压倒性优势来看,这似乎也并不奇怪。

不可否认,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颁发无疑突出了一些重要的发现。然而,有一些遗漏,也有一些事后看来是错误的奖励。但,诺贝尔奖的声望正是来自这样一个事实:国际科学界同意大多数已经做出的决定。

近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2019 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美英的三位科学家 William G. Kaelin Jr, Sir Peter J. Ratcliffe 和 Gregg L. Semenza,因发现了细胞如何感知和适应氧气的可用性而获奖。
2018 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美国免疫学家詹姆斯·艾利森(James Allison)和日本免疫学家本庶佑(Tasuku Honjo),因在肿瘤免疫学的贡献而获奖。
2017 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美国科学家杰弗里 C ·霍尔 (Jeffrey C. Hall)、迈克尔·罗斯巴什(Michael Rosbash)和迈克尔 W·扬(Michael W. Young),因在生物钟分子机制方面的发现而获奖。
2016 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日本科学家大隅良典(Yoshinori Ohsumi),因发现了细胞自噬机制而获奖。
2015 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中国科学家屠呦呦,以及威廉·坎贝尔(William Campbell)和大村智(Satoshi ōmura)获奖。 

参考资料:
https://www.nobelprize.org/prizes/medicine/
https://www.nobelprize.org/prizes/lists/all-nobel-laureates-in-physiology-or-medicine/
https://www.nobelprize.org/prizes/facts/facts-on-the-nobel-prize-in-physiology-or-medicine/
https://www.nobelprize.org/prizes/themes/the-nobel-prize-in-physiology-or-medicine-1901-2000-2/

杂谈

几项泛癌的关于突变与环境暴露和病原体分析汇总

2020-10-5 22:24:31

杂谈

饶毅:今年诺贝尔医学奖有奇怪之处

2020-10-5 23:33:52

加入Q群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