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毅:今年诺贝尔医学奖有奇怪之处

奇怪之一是奖给了研究一个相对罕见疾病的科学家
给疾病发奖一般是两个原因:要么很常见或很重要,要么其机理或研究过程比较特别。
肝炎危害最大的是乙型肝炎,它还能导致肝癌,诺奖早在1976年就给了发现乙型肝炎的科学家Baruch Blumberg。
乙型肝炎的疫苗非常有效,对于预防乙型肝炎,减少乙肝发病率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受益的人数远远多于丙肝,但无诺奖。
甲型肝炎一旦爆发,发病的病例也可以比较多,但未发奖。
丙型肝炎发病率较低,长期不受重视。
如果受重视,恐怕今天的获奖人有可能是William Rutter。1989年发现丙型肝炎病毒的文章通讯作者是今天获奖的Michael Houghton,但全部作者都是旧金山湾区生物技术公司Chiron的员工,而且有些作者(如第一作者、新加坡华人)本来就是Rutter博士后。Rutter不仅是Chiron的共同创始人,而且是分子生物学的先驱,领导Chiron研发出全球第一个基因工程生产的疫苗(乙型肝炎病毒的基因工程疫苗),其重要性显然对他(和当时其他人来说)远比丙型肝炎重要。他于1968年到旧金山加州大学任生物化学和生物物理系主任,领导该系成为全世界领先的分子生物学重地,而且影响全校。我们所有后来的UCSF毕业生都受益匪浅,当然很多是间接受益。估计那时Rutter没有重视这一工作,所以让公司其他人主持。
 
奇怪之二是今年诺奖没有包括发现治疗丙肝药物的科学家
丙型肝炎最突出的是其治疗以及对于生物技术产业的影响。
小公司Pharmasset只有几十人,研发出Sofosbuvir,但经费不足,年度赤字几千万美元,而不得不出售。中型生物技术公司Gilead(吉利德)以高出大型药企几十亿美元的价格竞购。于2011年11月以一百一十亿美元成交。吉利德收购后,12个月获得美国药监局批准,24个月收回成本,其成功试吉利德跻身全球十大药企,而且曾经是唯一只有几十年历史的十大药企,其他都是早就存在的药企不断并购重组。吉利德从Pharmasset得到的丙肝治疗药物有效率非常高(与类型有关,最高可达97%,传说好似治一例痊愈一例)。所以,2016年Lasker奖就不是只给发现丙肝病毒的科学家,而是还包括对药物有贡献的科学家。
 
Choo QL, Kuo G, Weiner AJ, Overby LR, Bradley DW and Houghton M (1989) Isolation of a cDNA clone derived from a blood-borne non-A, non-B viral hepatitis genome. Science 244:359–62.
杂谈

丙型肝炎的发现 2020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发给三位科学家

2020-10-5 22:26:54

杂谈

疫情下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2020-10-5 23:34:04

加入Q群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